888彩票网 > 公司新闻 >

持续发展力包括要素成本

时间:2018-04-25 09:00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在此次三方共建的科技创新中心中,以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为“技术担当”,建成以环巢湖水环境综合治理课题为依托,探索巢湖水环境治理新技术,产学研深度融合的巢湖流域综合治理及管理研发技术平台;建成旨在摸清白色家电制造行业VOCs形成机理,探索VOCs治理新技术,研究制定相关标准、规范、指南的白色家电VOCs治理研发技术平台;建成锂电池回收循环利用研发技术平台,实现产业化发展,并成功申报至少一个省部级实验室。
  另外,该科创中心还将利用3~5年时间,培育具有国际先进、国内一流的环境污染处理新技术、创新团队,形成5个以上高端人才团队,完成成果转化10项,实施产业项目10项,实现收入7亿~10亿元,实现科技成果及产业技术全面推广和转化,创造客观经济效益。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作为国家战略,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与发展是“一带一路”的重要支撑点,深圳在其中的作用不言而喻,您的研究课题是否涉及这方面的内容?在深圳学派建设中,科技管理应该占有什么样的地位?
  陈少兵:最近一年多我带了一个团队,做粤港澳大湾区科技产业协同发展研究。科技产业在未来大湾区建设中的作用非常独特,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人从产业的角度进行研究,更没有人从科技产业的角度来研究。我认为,在深圳学派建设中,科技管理可以形成一门特色学科。深圳的学术建设离不开其本土特质及文化特质,深圳在全国最响的名片就是科技和科技产业,对这一块我们在学术上要放到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陈少兵是华中理工大学科技管理专业博士,现任深圳市社科院副院长、市社科联副主席。陈少兵对深圳科技产业特别是汽车工业有着深入的研究,著有《深圳产业结构演化与发展研究》《汽车工业技术创新规律研究》等,他近日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指出,深圳的学术建设离不开其本土特质及文化特质,深圳在全国最响亮的名片是科技和科技产业,因此科技管理应该成为深圳学派建设中的特色学科。
  科技管理是一门新兴的学科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科技管理专业应该偏重于应用领域,您在这一专业学术领域作出了突出贡献,这与必要的学术训练是分不开的,您是华中理工大学科技管理专业博士,请您谈谈这方面的体会。
  陈少兵:科技管理又叫技术经济,是一门综合性学科,也是中国特有的一门学科,相当于西方的工程经济学。这门学科是对科技发展中的具体技术进行研究和评估,评估标准有两个:技术上的先进和经济上的合理性。这是一门偏重理论研究的应用领域,是一门新兴的学科,比较偏门,从事研究者也很少。我从本科到硕士、博士读的都是这个专业,因为它属于初创阶段,我有幸赶上黄金时期,得到了良好的学术训练。我是国内最早获得该专业博士学位的几个人之一,导师蔡希贤是华中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我的硕士论文和博士论文当时引起较大关注,学术影响比较大,被重要学术论文广泛征引。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高科技已经成为深圳的支柱产业,其占经济总量的比率已经相当大,作为一名专家,您认为深圳在科技管理理论研究方面的现状如何?它是否与深圳的高科技产业相匹配?
  陈少兵:我是在总结深圳经验、进行理论提升的过程中慕名而来到深圳的,1997年下半年博士毕业后进入深圳市科技局工作。我在科技局时就发表过一系列文章,从理论上、从科技政策的角度来解释深圳的科技奇迹。我曾参与制定闻名全国的深圳科技发展“二十二条”“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申办文件及实施方案等工作。深圳科技产业在实践上创造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但在理论研究方面又是非常欠缺,理论远远落后于实践,可以说目前大家的认识都停留在面上,没有进行深入的探索和认真的总结。深圳的科技发展值得从理论体系、科技规律和体系架构上进行深层次研究。我针对深圳的科技产业的研究起步早,也站得比较前沿,从来没有中断过,这也是我经常讲的一门课,但仍觉得理论研究的深度不够,希望以后在这方面投入更多的精力。
  科技是深圳产业结构
  演化和发展的动力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您曾对深圳的产业结构作过深入的研究,著有《深圳产业结构演化与发展研究》,在深圳崛起的30多年历史中,您认为它的产业结构有何演化规律?其内在的动力是什么?
  陈少兵:我一直关注深圳产业结构的发展与变化,最近出版的《深圳产业结构演化与发展研究》是对我前十几年研究工作的一个总结。到目前为止,对深圳高新技术产业的研究大都是从产业谈产业,而我把产业放到科技发展脉络中,从科技内生规律查找深圳科技的演化及发展规律,我拎起深圳产业发展的一条线就是科技。
  通过研究我得出了一些结论,比如,我认为科技资源的聚集是极为不均衡的,只能在极少数地区聚集和生长,所有的要素资源理论上说都可以均衡分配,但科技资源却不能。深圳这么多年发展的动力系统是科技,这一点脉络清晰,深圳传统产业的升级也是靠科技动力,包括金融业也是,除了市场和政府外,科技就是内在动力。深圳的创新首先表现在科技领域,有一条看不见的线在带动产业发展。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随着要素成本的提高,高新技术产业容易受到挤压,很可能削弱其产业结构优势,政府相关部门应该采取何种应对方式,才能使高科技产业与要素成本之间维持平衡?
  陈少兵:1999年我就提出要提高高新技术产业的竞争力及处理好制造业的发展问题。2015年,我们曾深入探讨过科技道路怎么走引起广泛关注。
  美国硅谷、128公路地区和全世界其他科技产业发达的地区,要素成本都比较低,而伦敦、纽约、东京等金融中心都跟科技中心在地理上是相对隔离的。现在很多人把旧金山、硅谷和旧金山湾区混淆,其实硅谷离旧金山车程近一个小时,硅谷的房价比旧金山低。近些年大量的科技企业从硅谷迁往休斯顿、洛杉矶,就是因为硅谷的要素成本上升,对技术创新有巨大的削弱作用。我在很多场合说过,科技产业就是“车库产业”,我认为深圳也不例外。高新技术产业也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持续发展力包括要素成本和人才培养。
  汽车工业有了弯道超车的机遇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您的专著《汽车工业技术创新规律研究》关注汽车工业的创新。汽车工业是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工业化水平、经济实力和科技创新能力的重要标志,在全球经济发展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您是如何进入这一领域的?
  陈少兵:汽车工业最能体现一个国家的工业技术水平,大部分科技创新的产品都能在汽车上找到身影,在现代工业中它规模最大、就业人数最多、创造的价值最大、波及效应也最大。我在读博士时与导师承担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研究课题,发表了《汽车工业技术创新的一般规律与发展趋势》一文,被评为湖北省1998年度自然科学优秀学术论文一等奖,获奖时我已到深圳科技局工作一年多,是唯一一篇在校博士生获得的一等奖。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中国汽车工业起步较晚,但发展势头迅猛,那么现在它在世界格局中占什么样的地位,深圳的状况又如何?
  陈少兵:从2012年起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产销国,但我们的民族汽车工业没有形成竞争优势,特别是发动机只能依赖别人。现在有一个好消息,电动汽车的发展给了我们弯道超车的机会,而深圳在这方面起步比较早,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电动汽车与自动驾驶相结合,仍然会形成世界上最大的产业,非常值得研究。
  科技管理可以形成一门特色学科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作为深圳市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联合会)的一名领导,您可能要投入很多精力到日常工作和行政管理中,这对您的学术研究是否会有影响?能否谈谈您目前的研究课题?
  陈少兵:近20年来,我发表过近百篇文章,独立出版了《深圳产业结构演化与发展研究》《汽车工业技术创新规律研究》等专著。不管做什么行政工作,不管在哪个领域,我的学术研究从来没有停止过,它对我来说不仅仅意味着责任感和使命感,也带来了很多快乐。我想今后不管做什么工作,都会围绕着深圳的科技产业做点研究,也希望把科技管理研究打造成深圳社科院的一张名片。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货币等要素投放的模式已经走到了头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文章 更多>>